betvictro52

  实际上在被外媒曝光这一事件之前,2018年11月19日,国际泳联就此事在瑞士洛桑举行听证会,并在2019年1月3日作出处理决定。国际泳联反兴奋剂委员会在报告中称可能“永远不会知道”发生了什么,但接受孙杨方面的说法,选择站在运动员这一边。

betvictro52

  看起来,孙杨对证明自己的清白显得信心十足。8月30日,孙杨发博疑似再谈兴奋剂风波,他写道:谎言是经不起考验的,终有一天会被揭穿。行十恶者,受于恶报;行十善者,受于善报。”再次表明了自己的立场。10月11日,孙杨转发了对反兴奋剂机构宣布对30岁的两届自由泳奥运冠军康诺尔-德耶尔禁赛20个月的相关报道,并配文“运动员要对自己服用的食品药物负责,不负自己付出的努力和牺牲”。

  7月21日,男子400米自由泳决赛,孙杨实现四连冠,不过在赛后的颁奖仪式上,获得亚军的澳大利亚选手霍顿,却拒绝与孙杨一起站上领奖台,任凭身边的志愿者提醒始终不为所动。而在国歌奏响后,前三名选手应站在一起合影留念,霍顿还是没有挪动脚步而是站在平地上,孙杨自然也没有与霍顿握手互动。

  尽管国际泳联执行主任科内尔-马库莱斯库表示国际泳联此前做出的孙杨没有违规的决定是正确的,希望备战世锦赛的运动员们不要因此受到干扰,但光州游泳世锦赛还是上演了一出又一出的闹剧。

  经过几个月的排期,国际体育仲裁法庭于7月14日公布举行听证会的日期定在九月,但当时具体时间并未透露。而就在排期时间确认前的几日,澳大利亚的《星期日电讯报》获得并发布了一份长达59页的关于孙杨与兴奋剂检测人员冲突的完整报告,详细描述了这一事件,再次将孙杨推到了风口浪尖。

  对连日来的争议,孙杨回应道“我能坚持到今天,也是我有一颗强大的内心。全世界有上千上亿的运动员,单凭这几个运动员想要影响我是很难的,很多时候证明自己的不一定是这样的嘴炮,完全没有意义。不一定他说什么,我就要回应什么,而且国际泳联已经说得很清楚了,我没有任何违规,我是遵守(规则)的。我说的每一个都是有理有据,我说的都是实话,没有一点造谣。我觉得我的行为是在捍卫为每一个运动员的权益,也是在维护我自己。”

  10月13日,受理孙杨兴奋剂案件的张起淮律师确认,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将于11月15日在瑞士蒙特勒举行听证会,而孙杨也向CAS提出了坚决要求公开开庭的请求并得到了同意。“期待在世人面前证明我的清白,让我排除一切干扰和杂音,心无旁骛地投入我最热爱的游泳事业。”孙杨的发声掷地有声,如今他证明自己的机会终于要来了。

  将时间拨回到2019年9月4日的晚间。当时IDTM公司的三名工作人员,来到孙杨在浙江省的家中,因其不在家而被要求在外面等了近一个小时。孙杨23点后返回家中,尽管一位护士在孙杨家附近的一家俱乐部会所提取了他的血样,但当药检人员出示证件要求孙杨留取尿样时却遭到拒绝,孙杨称该药检人员的资质有问题。而在尿样收集工作未能进行后,药检人员给位于瑞典的总部打电话寻求建议,而当时在电话中听到了玻璃破碎的声音。据悉孙杨一方拒绝交出尿检样本,而且这样的行为已经被告知可能导致违反反兴奋剂规定。



  孙杨“暴力抗检”事件的结果,终于到了要水落石出的那一天。从孙杨被曝出“暴力抗检”,到国际泳联认定孙杨无责,从世界反兴奋剂机构上诉国际体育仲裁法庭,到世锦赛上以霍顿为首的多名国外运动员对孙杨进行抗议,从听证会的举办时间一拖再拖到最终确定在11月15日进行,自2018年9月4日孙杨错过赛外兴奋剂检测至今,时间已经过去一年两个月,让我们梳理下这一事件的始末缘由,给出一条清晰的时间点。

  看起来,孙杨对证明自己的清白显得信心十足。8月30日,孙杨发博疑似再谈兴奋剂风波,他写道:谎言是经不起考验的,终有一天会被揭穿。行十恶者,受于恶报;行十善者,受于善报。”再次表明了自己的立场。10月11日,孙杨转发了对反兴奋剂机构宣布对30岁的两届自由泳奥运冠军康诺尔-德耶尔禁赛20个月的相关报道,并配文“运动员要对自己服用的食品药物负责,不负自己付出的努力和牺牲”。

  10月13日,受理孙杨兴奋剂案件的张起淮律师确认,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将于11月15日在瑞士蒙特勒举行听证会,而孙杨也向CAS提出了坚决要求公开开庭的请求并得到了同意。“期待在世人面前证明我的清白,让我排除一切干扰和杂音,心无旁骛地投入我最热爱的游泳事业。”孙杨的发声掷地有声,如今他证明自己的机会终于要来了。

  看起来,孙杨对证明自己的清白显得信心十足。8月30日,孙杨发博疑似再谈兴奋剂风波,他写道:谎言是经不起考验的,终有一天会被揭穿。行十恶者,受于恶报;行十善者,受于善报。”再次表明了自己的立场。10月11日,孙杨转发了对反兴奋剂机构宣布对30岁的两届自由泳奥运冠军康诺尔-德耶尔禁赛20个月的相关报道,并配文“运动员要对自己服用的食品药物负责,不负自己付出的努力和牺牲”。

  经过几个月的排期,国际体育仲裁法庭于7月14日公布举行听证会的日期定在九月,但当时具体时间并未透露。而就在排期时间确认前的几日,澳大利亚的《星期日电讯报》获得并发布了一份长达59页的关于孙杨与兴奋剂检测人员冲突的完整报告,详细描述了这一事件,再次将孙杨推到了风口浪尖。

  10月13日,受理孙杨兴奋剂案件的张起淮律师确认,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将于11月15日在瑞士蒙特勒举行听证会,而孙杨也向CAS提出了坚决要求公开开庭的请求并得到了同意。“期待在世人面前证明我的清白,让我排除一切干扰和杂音,心无旁骛地投入我最热爱的游泳事业。”孙杨的发声掷地有声,如今他证明自己的机会终于要来了。



  孙杨“暴力抗检”事件的结果,终于到了要水落石出的那一天。从孙杨被曝出“暴力抗检”,到国际泳联认定孙杨无责,从世界反兴奋剂机构上诉国际体育仲裁法庭,到世锦赛上以霍顿为首的多名国外运动员对孙杨进行抗议,从听证会的举办时间一拖再拖到最终确定在11月15日进行,自2018年9月4日孙杨错过赛外兴奋剂检测至今,时间已经过去一年两个月,让我们梳理下这一事件的始末缘由,给出一条清晰的时间点。

 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7月23日,男子200米自由泳决赛,孙杨成功卫冕,但在颁奖仪式上,获得并列季军的英国选手斯科特也效仿霍顿的做法,远远站在一边不上领奖台。这一行为,引得“孙杨愤怒地向其挥拳抗议。奏国歌后的合影环节,斯科特同样站在远处看着,这一行为最终引起了全场观众的一致嘘声。颁奖结束后,退场走在前面的孙杨转过身来,伸出右手指着紧随其后的斯科特,带着自信的微笑用英文说道:“你这个失败者,我是赢家,耶。”

  实际在2018年底杭州短池游泳世锦赛之前,就有传闻说孙杨会缺席此次比赛,圈内人爆料是因为孙杨涉嫌抗拒药检。2019年1月27日,英国《星期日泰晤士报》曝出孙杨因与兴奋剂检测人员发生冲突,他的安保人员用锤子杂碎了已经密封的血液样本瓶,有可能面临终身禁赛的惊人消息。当日,孙杨的律师发表了声明,称在药检过程中存在检查人员无法提供资格证明等多项违规操作,认为该次检查非法无效,并认为工作人员在检查报告中虚假陈述捏造孙杨违反《世界反兴奋剂条例》的事实并向国际泳联提交了不实的报告。而中国泳协也在外媒披露的当日,公开了国际泳联反兴奋剂委员会对该案件作出的说明,并强调协会一贯坚持反兴奋剂的坚定立场,力挺孙杨的清白。

  实际上在被外媒曝光这一事件之前,2018年11月19日,国际泳联就此事在瑞士洛桑举行听证会,并在2019年1月3日作出处理决定。国际泳联反兴奋剂委员会在报告中称可能“永远不会知道”发生了什么,但接受孙杨方面的说法,选择站在运动员这一边。

  10月13日,受理孙杨兴奋剂案件的张起淮律师确认,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将于11月15日在瑞士蒙特勒举行听证会,而孙杨也向CAS提出了坚决要求公开开庭的请求并得到了同意。“期待在世人面前证明我的清白,让我排除一切干扰和杂音,心无旁骛地投入我最热爱的游泳事业。”孙杨的发声掷地有声,如今他证明自己的机会终于要来了。

  对于霍顿的无礼行为,孙杨给予强烈的回应,“他想通过这样的举动影响我在赛道上的发挥,但我做好我该做的。你可以对我有意见,但颁奖是非常神圣的,你有千万个不愿意,但你站上领奖台的时候,就是要对中国尊重。 你可以不尊重我,但是你必须尊重中国。我知道有很多人不喜欢我,但是我的这些金牌是对他们最好的回击。”

  对连日来的争议,孙杨回应道“我能坚持到今天,也是我有一颗强大的内心。全世界有上千上亿的运动员,单凭这几个运动员想要影响我是很难的,很多时候证明自己的不一定是这样的嘴炮,完全没有意义。不一定他说什么,我就要回应什么,而且国际泳联已经说得很清楚了,我没有任何违规,我是遵守(规则)的。我说的每一个都是有理有据,我说的都是实话,没有一点造谣。我觉得我的行为是在捍卫为每一个运动员的权益,也是在维护我自己。”

  7月21日,男子400米自由泳决赛,孙杨实现四连冠,不过在赛后的颁奖仪式上,获得亚军的澳大利亚选手霍顿,却拒绝与孙杨一起站上领奖台,任凭身边的志愿者提醒始终不为所动。而在国歌奏响后,前三名选手应站在一起合影留念,霍顿还是没有挪动脚步而是站在平地上,孙杨自然也没有与霍顿握手互动。

  将时间拨回到2019年9月4日的晚间。当时IDTM公司的三名工作人员,来到孙杨在浙江省的家中,因其不在家而被要求在外面等了近一个小时。孙杨23点后返回家中,尽管一位护士在孙杨家附近的一家俱乐部会所提取了他的血样,但当药检人员出示证件要求孙杨留取尿样时却遭到拒绝,孙杨称该药检人员的资质有问题。而在尿样收集工作未能进行后,药检人员给位于瑞典的总部打电话寻求建议,而当时在电话中听到了玻璃破碎的声音。据悉孙杨一方拒绝交出尿检样本,而且这样的行为已经被告知可能导致违反反兴奋剂规定。

  根据规则,WADA可以在任何其他方上诉期限后的21天以内,或者在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收到完整决定裁决后21天内,向国际体育仲裁法庭提出上诉。因此,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在进一步搜集了相关证据后,于3月12日就孙杨暴力抗检一事正式上诉至CAS。

  经过几个月的排期,国际体育仲裁法庭于7月14日公布举行听证会的日期定在九月,但当时具体时间并未透露。而就在排期时间确认前的几日,澳大利亚的《星期日电讯报》获得并发布了一份长达59页的关于孙杨与兴奋剂检测人员冲突的完整报告,详细描述了这一事件,再次将孙杨推到了风口浪尖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